坐标的奇偶|坐标Da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薈萃 » 媒體聚焦

貴州日報:脫貧攻堅戰役中的貴州紀檢監察人

 字號:[ ]  [我要打印][關閉] 視力保護色:

 這是一場砥礪奮進、碩果累累的攻堅之戰。黨的十八大以來,貴州各級干部群眾只爭朝夕、苦干實干,全省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的26.8%下降到2018年4.3%,年均減貧超過100萬人,近200萬人搬出深山,世代貧困的宿命被徹底改變。

這是一條從未走過、充滿挑戰的奮斗之路。到2020年,全省貧困人口將全部脫貧,貧困縣將全部摘帽,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延續千百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將徹底解決。

初心呼喚擔當,使命催人奮進。在這場人人參與,必須按時打贏的背水之戰中,全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和廣大紀檢監察干部積極投身于脫貧攻堅偉大實踐中,揮灑汗水、奉獻熱血。在幫扶一線,他們頂著驕陽烈日,走村訪戶,切實為貧困群眾解難題、辦實事;在田間地頭,他們深入一線排查問題線索,嚴懲群眾身邊的“微腐蠅貪”,守護好群眾的利益……一個個平凡的工作場景、一個個忙碌的工作身影,共同書寫了貴州脫貧攻堅、后發趕超的紀檢監察篇章。

撲下身子,沉到一線

在脫貧攻堅這場輸不起的硬仗中,紀檢監察干部從未“缺席”

地處黔桂交界十萬大山里的黔東南州從江縣是國家級深度貧困縣,全縣總人口37萬余人,其中少數民族人口占95%,貧困發生率高、脫貧攻堅難度大,是最難啃的“硬骨頭”之一。

“從江縣作為目前全省貧困率發生最高的貧困縣,依然存在打法不精準、扶貧資金管理使用不規范、宣傳動員群眾不力以及部分干部消極懈怠、作風不實等問題……”在今年6月召開的從江縣脫貧攻堅督戰大會上,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監委主任夏紅民直指從江縣在脫貧攻堅中存在的問題。

不提前通知、自己選擇路線,不要州縣黨政負責同志陪同,采取臨時確定、直奔現場的方式深入到鄉、村和農戶……自今年6月被調整為從江縣脫貧攻堅的定點聯系領導以來,夏紅民每月都要到從江縣開展督導調研,每到一處,他都要深入貧困戶家中、走訪產業發展一線,傾聽群眾心聲訴求,了解脫貧攻堅思路、舉措和工作落實情況。

針對調研發現的問題,省紀委監委會同黔東南州委、州政府及相關省直部門進行分析研判,面對面向脫貧攻堅各級責任主體交任務、壓責任。通過一次次緊鑼密鼓的督查督導,省紀委監委有針對性地提出產業脫貧、勞務輸出等對策建議,督促從江縣走出一條發展新路子。

迎難而上,對癥下藥,義無反顧、扎根基層。在脫貧攻堅戰場上,無數紀檢監察干部沖鋒在前,哪里有困難,哪里就有他們的身影。

黔東南州雷山縣大塘鎮,是全省20個極貧鄉鎮之一,也是省紀委監委的定點幫扶鄉鎮,從2015年開始,省紀委監委先后選派24余名優秀干部脫產駐扎大塘鎮,并成立雷山縣大塘極貧鎮定點包干脫貧攻堅指揮部,同步開展扶貧協調督導和同步小康駐村工作。通過建立“黨建扶貧結對”工作機制,開展黨建扶貧“幫+督”專項行動等,省紀委監委及脫貧攻堅指揮部前線工作隊深入調研、積極協調,幫助當地群眾大力發展茶葉、蔬菜、中藥材等產業,帶動群眾脫貧致富。2018年,大塘鎮933戶3347人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從2017年的14.56%下降到2.01%,達到整鎮脫貧出列標準。今年3月,雷山縣在省脫貧出列第三方評估考核中取得優異成績,綜合評分在全省今年擬脫貧出列的18個縣中排名第一。4月底,省人民政府正式宣布批準雷山縣退出貧困縣序列。

在盤州市保基鄉雨那洼村,有一個大家交口稱贊的“小吳書記”,他就是盤州市紀委監委第一紀檢監察室副主任科員吳英華。

盤州市保基鄉雨那洼村黃家箐組村民謝禮金體弱多病,獨自撫養兩女一子,二女兒和三子都考上了重點大學,謝禮金因此成為全村唯一因學致貧的貧困戶。

為讓謝禮金早日脫貧,作為雨那洼村第一書記,吳英華一邊幫助謝禮金申請低保,一邊又幫助其申請辦理教育精準扶貧資助資金,還積極協調謝禮金擔任了村生態護林員,加上土地入股分紅和大女兒務工等收入,謝禮金順利脫貧。

2018年7月,吳英華被貴州省委授予“全省脫貧攻堅優秀村第一書記”稱號,還分別被六盤水市委、盤州市委評為脫貧攻堅優秀黨務工作者,獲得的獎金吳英華一分不留用于幫助貧困戶。

“有的干部總想從我們身上撈油水,小吳書記卻把獎金都拿來幫助我們。”69歲的貧困老黨員易列明拿著慰問金的雙手顫抖著。“現在的干部真的不一樣……”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在脫貧攻堅的道路上,無數個像吳英華一樣的紀檢監察干部,扎根基層,與貧困群眾住在一起、干在一起、戰斗在一起,始終用實際行動詮釋著紀檢監察干部的初心和使命。

黔東南州黎平縣蓋寶村是一個封閉落后的小山村,這個世代貧困的小村寨卻因一名扶貧書記的到來而“火”了起來,成為著名的網紅打卡地。

2018年2月,黎平縣紀委監委干部吳玉圣被任命為“扶貧第一書記”,所幫扶的地點正是蓋寶村。

剛到蓋寶村,吳玉圣就立刻開展實地考察。在別人眼中,四面環山的蓋寶村因為“封閉”而經濟落后,但正因為“封閉”,蓋寶村卻保留了完好的獨特侗族文化,而這,讓吳玉圣看到了打開扶貧之門的一把鑰匙。

他立刻想到了互聯網,想用快手來宣傳蓋寶村,把蓋寶村打造成一個旅游區,賣點就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

之后吳玉圣以風險擔保的形式從村委會“借”出了5萬元買了兩部手機、一個三腳架,開始每天拿著手機拍村落。

雖然村里的美景、美食,還有獨特的斗牛文化,都被他拍了個遍,但看到快手上少得可憐的粉絲量,吳玉圣多次動搖,不斷懷疑這條路是不是走錯了。

這時,村子里能歌善舞的吳夢霞七姐妹讓他突然有了靈感:組建“侗族七仙女”,作為形象大使在快手上介紹蓋寶村的風土人情。

很快,一條條“七仙女”們穿著侗族的傳統服飾,推著牛下地耕田、背著背簍上山采烏稔樹葉、圍著篝火唱歌的視頻被發布在網上。

美麗的姑娘配上少數民族的文化和服飾,吳玉圣建立的快手賬號終于有了起色,粉絲在三個月內飆升至11萬余人。

“七仙女”火了,吳玉圣又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出售侗衣、侗布,以及侗家的土特產。一年來,銷售侗族服飾、刺繡等4萬多元,旅游單月收入3千元,幫助村合作社出售小黃姜6萬斤,銷售額30多萬元。

曾經備受質疑的扶貧之路,如今成為了鄉親們的致富之路,蓋寶村也由原來落后閉塞的小村寨成為大家眼里“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

扣緊責任鏈條,層層傳導壓力

在從嚴壓實脫貧攻堅政治責任上,紀檢監察機關從未“缺位”

2019年8月,黔南州獨山縣委原書記潘志立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經查,潘志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自行其是,對中央大政方針置若罔聞,打折扣、搞變通。在擔任獨山縣委書記期間,潘志立違背國家政策法規另搞一套,自行設立基長新區、獨山古國毋斂城管理委員會等園區,隨意在園區增加機構和干部職數,隨意將基層派出所改為公安分局,隨意改變地方政府職能。為了政績,潘志立不認真落實黨中央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策部署,盲目舉債打造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潘志立被查處,是貴州省委和省紀委監委踐行“兩個維護”,緊盯“關鍵少數”,加強政治監督,推動脫貧攻堅政治責任落實到位的一個有力縮影。

推進脫貧攻堅,關鍵在責任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脫貧攻堅越到最后時刻越要響鼓重錘,決不能搞急功近利、虛假政績的東西。

作為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打贏脫貧攻堅戰,是貴州必須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務。然而現實中,有的單位或部門對黨中央和省委關于脫貧攻堅的決策部署置若罔聞、自行其是,表態多、調門高,行動少、落實差;有的地方和部門“一把手”將脫貧攻堅政治責任丟到一邊,熱衷于搞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公然造假、欺上瞞下;有的在扶貧項目設計上好大喜功,在工作開展上脫離實際、脫離群眾;有的地方在扶貧工作中陷入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怪圈,出現弄虛作假、厭戰情緒以及消極腐敗等不良現象;有的駐村扶貧干部“蜻蜓點水”,扶貧“雨過地皮濕”,撲不下身子、邁不開步子……這些情況雖是少數,卻影響著脫貧攻堅的實效。

“從江縣加勉鄉黨委原書記楊德云在脫貧攻堅工作中,貫徹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和重大政治責任不堅決、履職不力、作風不實,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處分……”近日,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通報從江縣6起脫貧攻堅工作不力不實典型問題。其中,楊德云在脫貧攻堅中履職不力、工作作風不實等問題在當地引發極大震動。

2019年6月,從江縣依托省交通廳對口幫扶的資源優勢,通過組建路橋施工隊等勞務合作社開展有組織的勞務輸出,幫助在家鄉沒有就業門路的貧困群眾就業增收。

然而,在7月1日加勉鄉勞務輸出現場動員會上,卻發生了尷尬的一幕:上報的外出務工人員為64人,實際到位只有36人,省交建集團安排的5輛大巴車,有2輛空車返回。

事后才知,在開展勞務幫扶過程中,楊德云僅憑主觀臆斷安排工作,沒有認真摸底排查勞動力情況及未經審核,想當然地把各村統計的64名外出務工人數直接上報省交建集團,后續也未跟蹤,導致報名人數與實際到位人數嚴重不符。

這件事將楊德云在脫貧攻堅工作中責任意識不強、履職不力等問題暴露無遺,還一度成為群眾街談巷議的笑柄。

不僅如此,調查發現,楊德云政治站位不高,對脫貧攻堅工作缺乏緊迫感、責任感,工作敷衍塞責,在他的影響下,加勉鄉黨委政府工作人員整體上作風漂浮、執行力低下、工作節奏慢,先后有3名黨政班子成員和1名副科級非領導干部因違紀問題被立案審查,10名農村黨員、村干部因違紀問題受到紀律處分。

“以楊德云為典型的部分干部積習了許多不良風氣,存在畏難情緒、作風漂浮、工作不實,必須刮骨療毒促進轉變。”黔東南州紀委監委與從江縣紀委監委迅速采取措施,啟動問責機制。2019年7月,楊德云受到撤銷黨內職務處分。

問責只是手段,負責才是目的。今年以來,全省共有615名黨員領導干部因脫貧攻堅履責不力被問責。通過嚴肅問責,推動各級黨組織和職能部門把旗幟鮮明講政治落實到具體行動上,堅決落實中央紀委和省委的部署要求,切實扛起脫貧攻堅主體責任,推動形成一級抓一級、層層抓落實的局面,保證了扶貧政策、項目、資金精準落地。

同時,針對少數市縣黨委抓脫貧攻堅力度不夠、舉措不實的情況,貴州將落實脫貧攻堅政治責任作為省委巡視“回頭看”整改重點,督促被“回頭看”縣(市)采取實實在在的舉措,把脫貧攻堅主體責任再壓實、再嚴格、再強化。

開展專項治理 激發監督活力

對侵害群眾切身利益的“蠅貪”“碩鼠”,紀檢監察機關從未“手軟”

“每次我們找姚志剛辦理建房手續都得交錢。”“是啊,如果找他辦事不包‘紅包’的話,姚志剛就不給蓋章!”……今年5月,遵義市桐梓縣紀委監委根據群眾反映,嚴肅查處小水鄉國土所原所長姚志剛吃拿卡要群眾,向群眾索要“好處費”共計8700元的違紀問題,姚志剛受到撤職處分。

無獨有偶,和姚志剛一樣,遵義市匯川區團澤鎮木場村村委會原副主任羅開秀也在困難群眾身上動起了“歪腦筋”,她將群眾危房改造指標“明碼標價”,收受群眾16700元“好處費”,貧困群眾周某因沒有錢交“好處費”,在找人借了800元交給羅開秀后,才獲得危房改造指標。最終,羅開秀被匯川區紀委監委嚴肅查處,收受的“好處費”也被退還給了群眾。

“蒼蠅被拍,大快人心!”拿回被羅開秀收取的800元“好處費”后,周某高興地說道。

“老虎”要打,“蒼蠅”也要拍。扶貧資金是貧困群眾的“救命錢”,容不得動手腳、玩貓膩!

緊緊圍繞脫貧攻堅大局,貴州不斷創新監督機制,常態化開展“訪村寨、重監督、助攻堅”專項行動,聚焦產業扶貧、對口幫扶項目、扶貧工程推進、鄉村振興落實等問題,嚴查脫貧攻堅扶貧責任落實不到位、“兩不愁三保障”工作不扎實、向扶貧項目資金伸黑手等問題,以作風攻堅促進脫貧攻堅,不斷提升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一周就把案子查結,群眾對我們更信任更親近了,這是合力攻堅的成效。”黔南州三都自治縣普安鎮紀委書記胡遠鳳說。

今年年初,三都自治縣紀委監委在對該鎮農業服務中心副主任李家軍違紀違法問題線索查處中,針對鄉鎮紀委力量薄弱,案件查處過程中人情干擾和家族保護等實際困難,啟動“合力集中監督”,整合民生監督室、巡察機構、派駐機構和鄉鎮紀委力量,對該案展開全面攻堅,不到一周便查清了李家軍利用職務便利虛報冒領80000元扶貧資金的問題。

“脫貧攻堅工作推進到哪里,全面從嚴治黨就跟進到哪里,監督執紀問責就緊盯哪里。盡管扶貧領域問題涉及面廣、情形復雜,但必須克服困難,創新監督機制,開展精準監督。”貴州省紀委監委相關負責同志表示。

圍繞扶貧領域監督“如何統籌”“如何協調”等關鍵問題,省紀委監委設立扶貧與民生監督檢查室,負責統籌開展全省扶貧與民生監督工作,在市、縣兩級設立民生監督檢查室,綜合協調整治群眾身邊和扶貧領域的腐敗和作風問題。同時,建立巡視巡察上下聯動監督機制,開展省市縣三級聯動扶貧領域專項巡視巡察,組織相關派駐紀檢監察組對正安縣、水城縣、紫云自治縣等12個深度貧困縣脫貧攻堅工作開展專項監督檢查,統籌縣紀委監委機關、派駐紀檢監察組和鄉鎮紀委力量,推進監察職能向基層延伸。

同時,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還將“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與紀檢監察工作融合推進,邊學邊查邊改。通過開展專題調研,結合信訪舉報、日常監督、巡視巡察等工作中了解的情況,排查梳理出脫貧攻堅領域8大類60個問題,深入開展針對扶貧資金使用不規范、幫扶工作不扎實、政策落實不到位等“五個專項治理”,堅決查處基層侵害群眾切身利益問題。今年上半年,全省共發現扶貧領域問題3294個,立案2407件,黨紀政務處分1282人,移送司法機關18人。

“凡作事,將成功之時,其困難最甚。”脫貧攻堅已進入最后沖刺階段,在這場輸不起的戰役中,紀檢監察干部要繼續用雙腳丈量與群眾的感情,用雙肩扛起正風肅紀的責任,用實際行動詮釋忠誠干凈擔當,以赤子之心踐行黨的莊嚴承諾。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信息

坐标的奇偶 足球比分球探 欧洲足球即时指数 河北十一选五 雪缘园 体球网即时比分比分 全球即时比分网直播 电竞比分直播网英雄联盟比分直播 河南22选5 dota比分网vpgame 中国体彩竞彩比分含加时吗 竞彩比分奖金限额 生肖时时彩 北京快三 360足球直播 贵州11选5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切换到旧版